欧美一级片|欧美午夜片在线观看|欧美大片在线
业务邮箱
p8hq82lr@ask.com
我与米娜老师
我与米娜老师

文章内容

intro
事情至今有三年了,小狼老家资阳,但从小在新疆长大,在一家物流公司做管理,也是在新疆上的学。   以前我们学校是那种民汉合校,有汉族学生也有维族学生,但都是分开的。   那年99年我上小学毕业班,那年我才12 岁,我们学校从北疆招来了一位维族女教师,叫古丽米娜,她比我大六 岁,是专科毕业的,教美术和舞蹈的。   因为她母亲是一位翻译,所以汉语、维语、英语都是出奇的好,人长得很清秀也特别漂亮,比那现在什么电视上明星漂亮很多,是一种与生俱来那种天然的美。   那时的我每一次见到她,都会脸红。记得小学有次班级元旦要排练节目,我们班当时因为是毕业班,就选了个舞蹈节目。   但由于当时的班主任是个年龄颇大的教数学老教师很古板,所以我们舞蹈节目一直都不被看好,连续换了好几次,后来还是米娜老师专门给我们班排练的,也是个民族舞蹈,还借服装道具小花帽什么的。   记得那时排练的头几天每天都很累,一蹲地上会蹲很久,女生穿着裙子会在你身边转着圈,后来米娜老师说这些动作太单调了,要增加些新的动作,问全班男生有会翻跟头的么,我当时想也没想就说了声:「我会。」米娜老师也颇为惊讶的望着我,后来我就演示了侧翻,米娜老师看后说:   「那我教你前翻好了。」   起初她还以为我说的是前翻,接下来的那几天,每天排练完节目同学们都回去了,只有我和米娜老师还在班里得练习一个多小时,她叫我如何练习前翻,还专门找体育老师借的训练的垫子。   刚开始她先扶着我的腿和腰,让我身体慢慢向后仰,手慢慢撑地。记得印象最深的一次也是我最囧的一次,那天是元旦开始前最后一次排练,大家合练完了都准备回去休息了。   走之前,米娜老师问我:「你的前翻练习的怎样了?」我直接回答到:「没问题。」之后米娜老师让我单独演示一下,我迅速的就翻过去了,她说我在给你纠正几个小问题,慢慢扶着我的腰,让我向后仰。由于那天她穿的是一身黑色皮衣,在我双手撑地的瞬间,突然间看到她紧身皮衣凸起的两点,我忽然觉着有股滚烫的热流就在大腿两侧,好像会随时迸发出来一样。   就在我要极力掩饰着一切的时候,老师的手突然去扶我的腿,让我把腿绷紧,这过程中我那里却一下顶在老师的大腿那里,老师似乎也突然觉得被什么顶了下,米娜老师脸唰一下就红了,我也不知所措,就在我刚准备开口说对不起时,米娜老师突然跟我说:「来,再练习一遍吧!我一定要把你教会。」后来我们元旦那天排的目在全校拿了第一,得了奖,我也头一次看到她笑着流下了眼泪,那时我和她在一起所做的努力。   过了很多年,我依旧没有忘记是她教会了我前翻,也为我后面的空翻打下了很好的基础。   直到现在我依旧记得她那双柔软洁白的双手,每每想到她那张洁白无瑕的俏脸,我都忘不了和她三年前的那次重逢。   12年8月我从内地回新疆,因为之前请了一个月的假去了青岛旅游,第二天参加了一个维族同学的婚礼,在婚礼上遇见了我多年一直都不曾忘记的米娜老师,她依旧还是那么美丽,皮肤还是那么雪白,不知为什么,我总觉得她的皮肤保养的还是那么的好,仿复和从前没有什么变化一样。   那天晚上我们从婚礼的现场出来,又单独在一起喝了很多酒,我问她:「您还在教书么?」她说:「现在没教了,不在学校了,在一家培训机构,专门负责英语那一块儿。」我接着又问她:「您小孩多大了,好想看看哈?」她回答道:「没结婚呢!之前朋友介绍的都不合适。」接着说,「慢慢看吧!   不能太着急,总要找到适合自己的。」   就这样,闲聊着,我们酒喝了很多,那天也都忘记拿了多少酒,我看着米娜老师半醉桃红的脸颊,坐那里半天没有出声,浮想联翩,想起那时她扶着我腰帮我练习前翻时的画面,我眼睛不由自主的湿润了。  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,米娜老师突然向我递来了纸巾,问我怎么了,我说:   「没事,就是想起以前的一些事,想起您那时候带我的时候。」米娜老师眼睛也微红,我看着她眼泪慢慢夺眶而出,赶忙拿纸,去帮她擦眼泪,这时我才突然意识到没自己的行为有点欠妥,但米娜老师也并没有拒绝,索性我也没有再像之前那么拘谨了。   之后米娜老师告诉我,有点晕,我就赶紧准备开车送她回家,小狼是12年买的车,本田CR-V。   刚开始米娜老师告诉我,喝了酒就别开车了,打的回去吧,我没同意,在我的坚持下她最终上车了,从我们喝酒的地方离她的住所大概20多公里,但路上我却感觉我们好像走了很久才到。   一路上她眼睛基本上未离开过我的身体,我脸又一遍的红了,那是自那小时候那次尴尬我羞红的脸之后,第二次在她面前脸红了,车上放着舒缓的英文歌The look of love,我看着窗外风吹着她那波浪般的秀发和红透的脸颊,我笑了,她也笑了,她突然问到我:「你怎么脸红了?」我说:「没有啊!可能是喝的有点多吧!」她笑了笑,但好似知道为什么我脸红一样似的,靠着椅子睡着了。   后来在我和她在一起的那段日子里,这点也得到了证实,那天我们在车上都想到了多年前的那件囧事。   送她回家的一路上,我也会时不时盯着她那起伏的小白兔,和那细细的小腰,就这么着,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到了她住的单身公寓,她惺忪地睁开睡眼。我望着她,她也望着我,我们四目相视,久久没有说话,只是流下了眼泪,我们紧紧的相拥在一起了,我们就那样的吻在一起了。   我生平第一次和老师,而且还是维族老师在一起这样,她没有其他维族女人身上那股汗味与香水混合的怪味道,而是一股少女的清香,像玫瑰花一般的香味,我亲吻着她柔软的嘴唇,就好似水蜜桃一般,我用力的吸吮着她的舌头。   米娜被我这强烈的攻势下,已经是娇喘吁吁。忽然米娜告诉我:「还是去别的地方吧!这里晚上万一被同事邻居看到就不好了。」我说:「要不去宾馆好么?」她说:「不要。」在米娜的要求下,我将车开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戈壁滩,周围都是那种高大柳树,微风就那么轻抚着,我们又紧紧地抱在一起,互相吻着彼此,从嘴,到舌头,额头,鼻子,再到耳朵、脖子,我都想一遍又一遍地品尝。   米娜也是不停地迎合着我,渐渐地她那双纤细的小手慢慢伸进我的衣服,将我的衣服扣子全部解开,用她那柔软的唇一遍又一遍地舔着我的身体,搞得我浑身麻酥酥的。   情急之下,我也按耐不住了,把车座全放平,打开了天窗,我一把把米娜黑色短裙下的黑色丝袜脱了下来,米娜那雪白又纤细的的腿,看得我已经欲罢不能了,我急忙褪下了她的胸罩,那一对呼之欲出的小白兔终于一览无余的展现在我面前了,诱人的奶子好白好圆,没有一点下垂或是什么的,那两个乳头也是粉红的,俨然是一个出水的芙蓉。   米娜就那么迷离的望着我,我慢慢地脱下了她的豹纹内裤,米娜也用舌头一遍又一遍地舔舐着我的身体,每一下都刺激到我的神经,麻酥酥的享受的快要发疯了。   就在我还在回味的过程中,米娜忽然解开了我的皮带,脱下了我的内裤,而米娜的头也忽然埋在了我那里,我只觉得一阵阵麻酥酥的感觉袭来,我也开始了呻吟,就在米娜吸吮着我那里,我忽然轻声哼了一下,告诉米娜,我不行了,好想射。   米娜什么也未说,只是将我紧紧地抱着,我就那么着射进了米娜的小嘴巴里了,而米娜竟然还帮我舔乾净了,后来她吐在卫生纸里了,用手一边抚着我的鸡巴,一边问我说:「舒服么?」我说:「当然啦!像是到了天堂般的感觉一样的!」米娜笑了。   接着,我迅速脱下了内裤,手轻抚着米娜的头发,吻着她的乳头一遍又一地吸吮着,米娜不一会儿就让我弄得娇喘连连,就在我刚要下嘴亲米娜的那对小白兔时,米娜那充满迷离的眼神望着我说:「我好想要你,进来好么?我想见见他!」我当时还以为是听岔了,知道米娜第二次又重复了一遍,我终于按耐不住了,我压在了米娜那雪白般的身上,可是我久久没进,我说:「我没带那个!」米娜却什么也没对我说,而是紧紧地搂住我的脖子,将自己的身体慢慢挪向我的那里,忽然米娜用双腿间的力量把我腰锁住,双脚紧紧勒着我的双股间,而此时我那里也径直地顶向了米娜那粉红色的小穴里……米娜突然哼了一声,眼泪夺眶而出,米娜死死地抱紧了我,我顺着她滑落的眼泪,亲吻着她的脸颊,米娜瞬间动了下身体,娇羞地对我说:「那时就知道你那里好硬!」我没有了起初的羞涩了,抱着米娜那雪白纤细的腰身,一遍又一遍地摩擦着,抚摸着她的头发,就那么轻一下重一下地进行着人类最原始的运动,活塞运动,九浅一深的感觉真的好舒服。   就在我这般猛烈的进攻之下,米娜不一会儿下面就泄身了,还一边呻吟着:   「好舒服,爽死了,亲爱的,就在今天吧!我想把所有都给你,射进来吧!好么?」听得我不一会儿,直接闷哼了一声:「啊!宝贝,我要射了!」我瞬间一下拔了出来,直接射在了米娜的脸上、脖子上和奶子上,我和米娜亲吻相拥着彼此睡到了第二天早上,早上起床后,米娜娇羞着脸说;「你昨晚真的很棒,都快被你搞死了。」我傻傻地憨笑着望着她的倩影,望着车里的白色小床单一片红色的血迹,我眼睛湿润了。   自那以后,我和米娜几乎只要彼此有时间我们就会出来做爱,享受彼此在一起的时光,她总对我说和我在一起才是最快乐的。可我们真的能翻过那座不可逾越的大山么?

猜你喜欢

相关内容